大家也會認同,美國和中國是全球最大的兩個初創生態體系,但如果不局限在一個國家的話,非洲和東南亞這些發展中市場也在悄悄崛起,成為初創體系的新勢力。近年東南亞的科技初創市場正迅速成長,多家獨角獸初創湧現,其中估值 100 億美元的 Grab 更抵住來自 Uber 的威脅而成為區內獨角獸,不論在估值及市場競爭力上都有不輸國外對手的實力。

據月前畢馬威(KPMG)的統計數據,2019 年 1 – 3 月東南亞和印度等中國以外、亞洲及大洋洲地區初創企業的合計融資額同比增加 5%,增至約 72 億美元,但另一邊廂中國初創的融資額則急劇減少 65% 至 58 億美元,東南亞和印度的合計融資額已超過中國。

事實上,隨著中美貿易戰陰霾不定,愈來愈多風險投資者把眼光投放到東南亞市場,尋找具發展潛力的初創公司。在 ORIGIN 馬來西亞大會上就請來 Gobi Partners、Captii Ventures 和 SOSV,從投資人的角度分享他們對東南亞創科市場的投資前景和看法。

 

東南亞國家已成創業公司成長溫床

Gobi Partners 副總裁 Kenneth Tan 在 TechNode ORIGIN 會議表示:「愈來愈多跡象表明,很多商家都看準了東南亞國家發展的商機,因此許多初創企業都選擇在當地發展,使東南亞國家成為這些創業公司增長的溫床。」

Kenneth Tan 在由東南亞風險投資公司 SOSV 總監 Navin Danapal 主持的小組討論中亦表示:「東南亞許多創業公司正在積極發展,這非常令人鼓舞,因為這也代表整個生態系統正在發展。」

在小組討論中,他們也十分關注中國與東南亞地區的技術協同效應。據 TechCrunch 報導,預計到 2025 年東南亞的數碼經濟規模將增加三倍,達到 1.2 萬億元人民幣(2,400 億美元),它已成為投資者和考慮擴張的企業中受到高度關注和青睞的地區。

 

中國需改變其市場營運策略以迎合東南亞發展

「首先有需要理解,為何中國公司會考慮在東南亞地區發展。」Kenneth Tan 表示,東南亞現在的情況其實很像之前的中國:「隨著年輕人口增加,人均 GDP 提升、互聯網普及率的提高,令這地區顯得非常有吸引力,得到很多商家的青睞。」

但是對於計劃在東南亞擴展業務的中國公司而言,Kenneth Tan 強調中國企業在該地區經營企業的心態轉變,以及在迎合當地文化上都十分重要。

他強調由於這些國家之間存在差異,外國公司必須充分留意並了解他們打算擴展的當地市場,例如不同市場的用戶行為和收入水平。Tan 還表示:「中國公司必須明白,成功在國內開展業務的策略,可能在東南亞中沒有作用。」

 

取得在東南亞成功的關鍵

多階段技術和風險投資公司 Captii Ventures 行政總裁 Sai Kit Ng 認為,取得在東南亞成功的關鍵是,到底每天是否花了所有努力和精力在聆聽和了解消費者之上。她強調了解市場需求的重要性,建議有意發展東南亞的中國公司經常分析問題,並隨時準備重新設計產品以適應客戶:「專注於願意付錢給你的客戶,這將為你提供更多改善的機會。」

不過 Sai Kit Ng 也鼓勵這些企業不要只看東南亞市場,還應該看得更遠,他就觀察到在東南亞地區成功的企業,其生產方案亦吸引到其他國家、例如美國的大量消費者。最後他亦鼓勵初創企業的創辦人努力改進自己,並以成為行業巨頭為目標。

 

需要關注有潛力的本地初創公司

Kenneth Tan 表示:「不論是市場的增長速度、這個地區的資本投資、業務增長步伐和初創公司的數量等都在大幅增長。」但諷刺的是,Sai Kit Ng 表示很多東南亞的本地初創公司都發現,將產品銷往國外市場比向自己國家的市場銷售更容易,因此他呼籲東南亞的大機構應該多給一些機會這些本地初創,以證明他們自己的能力。

Sai Kit Ng 亦提到一個在中國和美國都有的趨勢,就是 AI 優先:「我認為下一個趨勢是什麼,視乎誰能進入不同的市場、找出一些關鍵的痛點,並給予解決的方法。」

「最簡單的回答就是『獨角獸在什麼行業』。」Kenneth Tan 解釋,鑑於創業所需的嚴謹性,是讓他們能躋身為獨角獸、甚至是未來十年舞台上的主角:「這將表明該地區擁有良好的商業運作,強大的潛力和市場機會,並最終令投資者獲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