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科技巨頭到私募股權和風投公司,愈來愈多中國機構將目光瞄向印度和東南亞等新興市場以維持增長。隨著中國的數碼經濟變得飽和,日趨成熟兼充滿機會的東南亞市場很自然成為科技公司們的新目標。

東南亞很像十年前的中國,流動業務正呈指數級增長。GGV Capital 投資者Dimitra Taslim 在 Wild Digital Indonesia 上的 Technode ORIGIN 大會上指出,來自中國的企業家正利用他們的行業知識和經驗,試圖抓住新市場尚未開發的機會,因與中國相比,這些新市場的競爭較少。

據《e-Conomy SEA 2019》預測,2025 年東南亞數碼經濟規模將達到 3,000 億美元,令它備受考慮擴展的投資者和企業的端詳和青睞。跨境流動互聯網加速器 MOX、SOSV 加速器項目總監 TR Harrington 就問到,是什麼加速了中國公司「出海」的現象?

「在中國學到的經驗和教訓,能否套用擴展到東南亞?這些公司應如何選擇在東南亞哪兒展開國際業務的第一步?」他說。

 

本地化是關鍵

總部在新加坡的金融科技公司 Silot 的行政總裁 Andy Li認為,「出海」還意味著為當地人建立本地市場。在當地生活了一段長時間的他,已了解到中國和東南亞市場的異同,他認為在確定應該進駐的東南亞國家前,初創應先評估自己在當地的優勢並分析產品在該市場的適合程度。

「本地化並非只是成立一家公司做做商業交易而己,還需要了解當地文化及箇中的細微差異,這對建立有意義的長期合作夥伴關係有很大幫助。」印尼金融科技初創公司 SuperAtom 聯合創始人 Johnny Li 說。

他強調快速適應的重要性,建議公司與當地人才互動,並了解怎樣遵從法規:「成功的關鍵是了解當地市場的能力,以及來自中國的資本和尖端技術。」

 

打造合適的產品

儘管企業能參考中國的經驗,但 Taslim 強調為正確的市場打造合適的產品的重要性:「隨著東南亞在數碼、社交媒體和手機流動領域正在蓬勃發展,諸如 TikTok 之類的娛樂應用在越南大受歡迎。」

「自發行以來,短視頻應用程式『抖音』及其海外版本 TikTok,僅在越南就擁有 1,200 萬用戶,其在 Apple App Store 和 Google Play 上的下載量已超過 15 億次。」

「但另一方面,中國超級應用程式(Super App)微信正努力嘗試在越南複製其成功方程式,可是當地人已經預見到他們的聊天數據,將由於中越之間的政治糾紛而洩漏。」

最終他鼓勵企業將更多的精力放在產品本身上,而不是運營上。他補充指出:「這才證明你是真正關心當地的使用者及其需求。」

 

「出海」的過去與未來

跨國風投基金 Grand View Capital 的投資總監 Devin He 表示,最早的「出海」案例發生在 2008 年,當時的公司專注於開發實用應用程式,以在最短時間獲得大量市場用戶。iHandyGroup 的成功是出海成功的先例,後者是 2009 年唯一可用於 iPhone 的第三方應用程序

隨著時間累積,找到正確方向和能力的中國公司已開始在娛樂、遊戲、金融服務和電子商務等新的垂直領域涉足。但 Taslim 提醒,「出海」並不只有中國的企業,來自印度的企業和第一代獨角獸公司都開始尋找像東南亞般的新興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