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和市場報告指出,東南亞數碼廣告市場預計將增長 13.93%,到 2026 年將達到 153.5 億美元。這個繁榮地區擁有約 6.5 億人口,是世界上增長最快的市場。隨著公司為吸引更多消費者而投入更多資源,互聯網用戶數量的增長已導致數碼廣告支出的顯著增加。

在 11 月 26 日與 Wild Digital Indonesia 合作舉行的 ORIGIN Indonesia 上,專注於印尼的風險投資公司 Alpha JWC Ventures 的合夥人、主持人 Alan Hellawell 分享了全球最大的 B2B 電子商務市場阿里巴巴,如何成為全球數碼廣告巨頭之一,預計 2019 年將產生 305 億美元的數碼廣告收入。

 

數碼廣告的錢花在哪裡?

將電商和數碼廣告結合有助提升購買慾,進而行動到線上網站購買產品和服務。隨著東南亞和中國的消費者正朝著流動優先的方向發展,營銷人員必須制定有效的受眾群體定位策略,以吸引訪問者並促進在線購買。

消費電子和流動通信公司 OPPO Advertising Indonesia 副總裁 Sherly Luo 指出:「大部分廣告收入將用於快速消費品、零售、服務和旅行等領域。」據 Statista 的分析,2019 年印尼數碼廣告市場的廣告支出為 18.93 億美元。「基於統計數據和我們與本地中小企業合作的經驗,我們看到 B2C 營銷商花費了更多的數碼廣告。」

Luo 指出,75% 的 OPPO 互聯網用戶年齡在 18-35 歲之間,這表明年輕、熟識科技的用戶願意花錢購買新的有趣產品和服務:「我相信,到 2020 年將有更多的中小企業走向數碼化,以佔領這個利潤豐厚的市場。」

 

中國和印尼媒體格局的變化

電商和媒體公司 MagicWe Technologies 的東南亞主管 Felix Luo 表示,中國的社交媒體格局與印尼和東南亞市場不同:「中國沒有 Facebook 和 Instagram。」據中國互聯網審查政策,Facebook、Instagram 和 Whatsapp(均為 Facebook 所有)等全球社交媒體巨頭在中國被禁止。根據 TechNode 在 2018 年 9 月的簡報,Facebook 仍在等待其在中國的營業執照。

「中國人喜歡有故事的品牌。」Luo 指出,隨著消費升級,中國消費者被具有吸引力的產品所吸引,他們正在尋找能使品牌與競爭對手區分開來的獨特產品:「我們仍在印尼看到許多戶外廣告牌廣告,但在中國已經找不到。」

Alan Hellawell 則表示,過去十年中國為互聯網世界提供了許多新的商業模式,其中之一就是關鍵意見領袖 KOL。例如被稱為「口紅兄弟」的 Austin Li,在中國各種社交媒體都有數百萬的追隨者,曾締造在 15 分鐘內售出 15,000 支口紅的紀錄,Luo 稱這是 KOL 如何影響消費者購買決定的例子。

Luo 表示,印尼的 KOL 製作了很多生活和美容視頻,並放到 Instagram、YouTube 和其他流行的視頻應用上,印尼消費者會參考這些視頻來獲得產品推薦和評論以作出消費選擇。